股道网 美股 “东南亚版腾讯”的崛起之路、疫情时代Sea的优势

“东南亚版腾讯”的崛起之路、疫情时代Sea的优势

2020年2月,全球最受欢迎的手机视频游戏《Free Fire》的开发商推出了新功能。《Free Fire》是…

2020年2月,全球最受欢迎的手机视频游戏《Free Fire》的开发商推出了新功能。《Free Fire》是一款非常刺激的生存游戏,玩家的角色在虚拟世界中四处奔突,用Vector Akimbo(一款冲锋枪)和Katana(武士刀)之类的复杂武器互相厮杀。而新加入的训练场功能则提供了不同的玩法。在这里玩家可以远离刺激的竞争,专心练习技能,或者只是跟朋友们一起玩。能够骑摩天轮或者玩滑板,可以放焰火,也能够去私人电影院。训练场来得正是时候,在现实世界因为新冠疫情而被封锁之际,虚拟世界趁机开放,为玩家提供虚拟角色社交的机会。玩家在游戏中花费的时间越多,花钱的可能性就越大,购买服装、枪支和宠物打扮自己的角色都要花钱。2020年,《Free Fire》游戏为开发商Sea Limited创造了32亿美元游戏收入。

Sea的总部位于新加坡,2017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New York Stock Exchange)上市,除游戏外还经营其他业务,包括Shopee[类似亚马逊(Amazon)的电商网站,销售从电子产品和家用电器到食品和美容等多种商品]和SeaMoney(数字金融服务公司)。Sea投资组合相当多元,为抢先打造称霸东南亚的超级应用程序,与两家网约车、食品配送和金融科技巨头Grab和GoTo展开了激烈竞争。各家公司都想成为本地最受欢迎的一站式数字商店,提供各种服务。Sea的游戏部门叫Garena,看起来可能像比赛中的配角。但在疫情期间,该部门的业绩亮眼,2020年创造利润超过20亿美元,也为Sea提供了战胜竞争对手的财力。

疫情时代Sea的优势

分析一下Sea的游戏是如何支撑其电商业务的。由于疫情期间很多白领在家登录,Shopee业务势头良好。但Sea向平台大举投资希望抢占市场份额,提供免费送货和现金返利等优惠措施吸引用户,还降低销售佣金吸引新的零售商。Shopee亏损了13亿美元,不过2020年订单同比增长130%达到28亿笔,收入增长160%达到22亿美元。Shopee首次战胜当地主要竞争对手,也是中国阿里巴巴旗下的Lazada,成为东南亚最受欢迎的电商网站。

数字支付也是同样模式。2019年,与Grab合作的电子钱包公司Ovo,还有GoTo的金融科技平台GoPay在东南亚最大的市场印尼都是领先平台。然而,益普索(Ipsos)的一项研究显示,12个月后 Sea旗下ShopeePay的用户量已经超过了这两家公司。Shopee在印尼用户数量本就庞大,带动了ShopePay用户增长,毕竟平台内钱包是电商网站最灵活的支付方式,况且Sea为ShopeePay客户提供购物现金返还。用户也可以在谷歌(Google)Play应用市场,以及Wendy’s和Krispy Kreme等大型连锁店使用ShopeePay。

随着Shopee加入,Sea也顺利打进食品配送领域,之前该领域一直受到忽视。2020年,Sea在越南的食品配送服务公司超过了Grab。在雅加达的街头,ShopeeFood身着橙色衣服的车手赶上了Grab和GoTo的绿色车队,原因是公司在当地提供60%的折扣。虽然Shopee的食品配送业务尚处于起步阶段,母公司的规模和财富提供了巨大优势。今年早些时候,Sea的首席企业官王彦君(音译)在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告诉投资者:“我们自然就变成市场上的领导者。”

投资者显然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疫情之前,Sea股价一直徘徊在45美元左右,如今股价已经超过280美元,涨幅超过了同期的亚马逊和腾讯,Sea也由此成为东南亚市值最高的公司,目前市值约为1470亿美元。

2017年10月20日,Sea的董事长、首席执行官及联合创始人李小东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为公司IPO敲钟。图片来源:Michael Nagle—Bloomberg/Getty Images

2020年,Grab和GoTo利润微薄,由于核心网约车服务陷入低迷,不得不一轮又一轮向私人投资者筹集资金。Sea集团也尚未实现盈利,2020年净亏损约为16亿美元。但Garena部门的利润为公司整体超常增长提供了资金,目前投资者似乎比较满意该策略。

去年5月,Sea出售可转换债券筹集了超过10亿美元,12月通过股票二次发行筹集了30亿美元。到2021年第一季度末,几次募资增加了57亿美元的现金储备。

多数分析师认为,Sea超常增长加速推动了Grab与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合并上市进程(今年早些时候两家公司宣布了该决定)。GoTo的情况也一样,2021年5月网约车公司Gojek和印尼电商公司Tokopedia合并。合并后的公司高管表示,计划最早今年在雅加达和纳斯达克(Nasdaq)联合上市。

Grab的SPAC合并预计将于年底结束,股权价值估计为396亿美元,而2019年10月公司最新一轮融资后公布的估值为140亿美元。GoTo的投资者认为两家公司合并后的总估值为180亿美元。总部位于雅加达的公司高管表示,公司上市后争取将估值提升到350亿至400亿美元。现在的问题是Grab和GoTo能否拦住Sea的浪潮。

Sea的游戏渊源

Sea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是43岁的李小东,2006年到新加坡发展。根据彭博社(Bloomberg)的资料,他出生在中国天津,就读于上海交通大学,当时他无法理解当地方言,所以晚上泡在网吧玩电子游戏。毕业后,他在摩托罗拉系统公司(Motorola Solutions)和康宁(Corning)的中国分部工作,之后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Stanford University)攻读MBA。他的同学中有新加坡人马丽倩(音译),后来成了他的妻子。2005年的毕业典礼上,李小东听到了苹果(Apple)的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著名的毕业典礼致辞,致辞中乔布斯告诫学生们“求知若饥,虚心若愚”。李小东曾经表示,乔布斯的演讲鼓励他“跳出企业界勇敢创业”。

李小东第一次创业尝试以失败告终。2006年,他和马丽倩在新加坡定居不久便创立了GG Game,主要开发单人游戏,而当时正是多人游戏蓬勃发展之际。最终公司倒闭。2009年,李小东走上了另一条路。

李小东在逐渐了解东南亚的游戏市场时,发现了市场上的问题。美国和中国的游戏公司都没有在东南亚投资搭建服务器基础设施,结果游戏往往速度慢,玩起来很麻烦。更重要的是,很多游戏为高性能的智能手机、游戏机和个人电脑设计,在发达国家智能手机很普遍,印尼和菲律宾等国却买不起,因为此类国家的游戏玩家都使用廉价设备,网速也很慢。

他的解决方案是成立Garena,当时利用Skype已故联合创始人托伊沃·安努斯的种子资金,在新加坡一家商店里创立了这家公司。随后,Garena推出了《英雄联盟》(League of Legends)和《FIFA足球世界》(FIFA)等国际热门游戏的本地版,其技术基础设施让雅加达的中档手机能够像洛杉矶的高端设备一样快速响应。李小东的策略为Garena赢得了数千万用户,也获得了腾讯等科技巨头的关注,腾讯成了早期投资者。2017年,李小东发布了《Free Fire》,Garena旗下的游戏玩家都变成《Free Fire》现成的用户。这款游戏并非原创,《堡垒之夜》(Fortnite)和《绝地求生》(PUBG)等已经普及了逃生游戏类型。李小东只是为业界忽视的新兴国家玩家提供服务。

Sea拒绝李小东和公司其他高管接受采访。

2015年,李小东开始关注电商领域并发现了类似机会。东南亚智能手机市场增长迅速,2013年18至35岁的印尼人当中17%拥有智能手机。统计公司皮尤(Pew)称,到2018年比例已经上升至66%。然而,现有电商网站都为电脑设计,而东南亚消费者很少拥有电脑。

李小东将Shopee开发成优先移动端的平台,并将游戏玩家吸引到平台上以降低早期获客成本。举例来说,Shopee是购买Garena Shells最便宜的地方,Garena Shells是玩家在Garena的游戏里使用的数字货币。李小东还在两个平台上整合了相同的数字支付系统,尽可能减少购买不流畅的感觉,确保用户可以购买想要的设备和商品。

现在Shopee向东南亚以外的新市场扩张时也在重复这一招。2019年,Sea在巴西推出Shopee应用程序,《Free Fire》一直是巴西最受欢迎的手机游戏。登录Shopee的玩家能够解锁密码以获得游戏物品。Shopee在巴西业务规模仍然较小,但根据分析公司SimilarWeb的数据,目前Shopee已经成为巴西下载量最大的购物应用程序。

Garena和Shopee之间互通不仅限于功能。新加坡的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副教授杰森·戴维斯认为,Garena让Shopee充满了“游戏DNA”。

“游戏公司发展非常迅速,有很多创新,客户对新产品的要求也非常高。”他说,“Garena的创新方式在电商行业同样适用。”

最重要的是,Sea已经掌握了注意力经济,通过精心策划的创新吸引了越来越多眼球。例如,《Free Fire》的开发者经常根据本土名人推出新角色,在各个国家专门调整。印尼的玩家可以扮演印尼武术家兼演员乔·塔斯利姆。印度的玩家能够扮演宝莱坞演员赫里尼克·罗斯汉。在巴西和埃及等新兴市场,Garena聘请巨星DJ制作只有游戏里才可以播放的独家歌曲。

Shopee还特别推出了本地意见领袖主持的现场测试。奖品是能够用于网站消费的Shopee Coins。平台还根据各国消费者口味调整商品。比如,印尼版Shopee就有叫Shopee Pilih Lokal的分区,意思是“Shopee选择本地”,专门出售蜡染和穆斯林时装等。Shopee并不是东南亚唯一采用相关策略的电商企业:去年Lazada推出了LazLive,主要推动直播售卖。不过新加坡风险投资公司Golden Gate Ventures的合伙人贾斯汀·霍尔表示,Shopee尝试的市场更多,策略也更成熟。他指出,Shopee成功主要因为“非常了解当地人的喜好和购物习惯”。尽管刚开始李小东用折扣吸引顾客,但之后也可以保持用户的活跃度。

Sea能保持热门吗?

经历了2020年大发展之后,Sea的发展之路上仍然存在三个潜在障碍。首先是游戏业务的不确定性。到目前为止,Sea主要依赖Garena的利润。但即便最流行的游戏也有生命周期。公司预计《Free Fire》至少还能够增长两年。问题是,之后会怎样?

为了开发出下一款像《Free Fire》一样的爆款,去年Sea向开发热门游戏《无畏》(Dauntless)的加拿大公司凤凰实验室(Phoenix Labs)支付了一笔未披露金额的资金。在《无畏》游戏中,玩家可以猎杀追捕全球大灾难幸存者的怪物。后续可能出现类似的投资。去年,Sea成立了名叫Sea Capital的投资部门,专门收购有盈利项目的小公司。虽然Sea很难复制《Free Fire》,但Garena资金相当充沛,不管是本地版权还是国际大作都能够轻易买下,确保后续盈利。

第二个问题关于忠诚度。如果Shopee为追求利润降低激励,用户还可以不离不弃吗?咨询公司RedSeer最新调研显示,确实有可能。RedSeer的东南亚主管罗桑·拉吉称,2019年参与调研的电商消费者最关注折扣。但到2020年秋,消费者的偏好发生了变化。“人们对价格关注降低,更在意安全和方便。”拉吉说。

这一趋势表明,只要Sea能够让用户满意顺畅的物流体验,就有空间降低优惠。Sea在中国台湾地区市场已经尝试,尽管削减了送货补贴,提高了每笔订单向零售商收取的佣金,Shopee在台湾地区市场仍然明显领跑。

第三个也是最大的问题是SeaMoney,也就是Sea旗下的金融服务部门能否赢得竞争。Sea在金融科技领域与Grab和GoTo的竞争最为激烈,主要因为潜在回报非常巨大。东南亚有近3亿人没有银行服务。在印尼和菲律宾,该比例高达70%。近几个月来,Sea等科技公司掀起了一股热潮,抢着收购印尼的银行,希望转为数字公司。

从预订出租车到预约按摩,东南亚仍然有数百万人使用Grab和 GoTo提供的各种服务,不过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涉及金融领域。“人们认为Grab和GoTo不是金融服务公司。”戴维斯说,多年来他一直在研究东南亚的超级应用程序。“我还没有发现哪家公司品牌可以占主导地位。SeaMoney有机会。”

现金充沛将是决定性因素,这方面Sea赢得了早期领先优势。“公司的业绩铺好了跑道,接下来才有机会冲刺抢先。”戴维斯说道。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股道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300163.net/meigu/2021/0704/710.html

作者: 股道网

小编是写的股市行情资讯的为阅读者股票、理财投资、消费曝光、黄金投资、股票入门基础知识教学、模拟炒股、最新股票内参和热点题材、股票软件下载等服务,把握今日股市行情,就上股道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cncjj@300163.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